打印页面

首页 > 文化历史 千三壮士出天台

千三壮士出天台

1940年5月天台县龙山乡玉湖草帽传习所全体女工合影

1940年5月天台县龙山乡玉湖草帽传习所全体女工合影

天台县位于浙江省中东部,台州市北部,是一个典型的以丘陵为主要地貌的山区县,素有“七山二田一分水”之称。天台县境域面积1432平方公里,常住人口38万人。而在1939年,天台县的常住人口还不足26万。就在那连年征兵、兵源枯竭的情况下,天台县却在短短40多天的时间里,快速组建了一支由1353名壮士组成的抗日志愿兵团,其中涌现了许多兄弟争服兵役、父子双双入营的感人事迹,他们的爱国壮举可谓是震惊浙江、闻名全国。

兵源告急,县政府向民救团求助

1937年,在“卢沟桥事变”爆发之后,日本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中国军队虽然奋力抵抗,但终因武器悬殊、军需不足而损失惨重、节节后退。军情紧急之下,国民政府只得下令让各级地方火速征兵,开往前线作战。

国民政府天台县县长梁济康,毕业于北平民国大学经济系,他思想开明,矢志抗日。然而,面对接踵而至的征令,他却苦无良策,心急如焚,只是将征兵数额向各乡摊派下去,但往往几天过去,却没有丝毫动静。1938年的夏天,无奈之中的梁济康派警察封闭了圣人庙的门户,禁止正在受训的甲长们外出,试图强征甲长们入伍。不料这一举动竟引起了轩然大波,甲长家属们纷纷扶老携幼进城闹事,打乱了正常的办公秩序。梁济康为此苦不堪言,这才想起了近来宣传抗日救国思想非常活跃的天台民众抗日救国团(以下简称“民救团”),于是便赶忙写信向他们求助。

民救团是中共天台县委(1938年10月改为中共天宁中心县委,1939年9月又改为中共天台县委)领导下的爱国群众团体,其主要成员齐德夫、丁学渊、齐树铬、张子敬、朱崇奎等都是共产党员,而且齐德夫和丁学渊还先后担任过中共天台县委书记。他们举办民众讲座,宣传党的抗日方针,创办了《民众简报》,刊载了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还举办了军事训练班等。民救团接到信后,经过仔细商议,大家一致认为,值此民族危亡之际,应以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为重。梁济康本人支持抗战活动,还曾为民救团提供过油墨白纸等物资,现在县政府征兵困难,共产党人应抛弃党争,与县政府开展合作,为县政府出谋划策,遂将梁济康的恳求应承下来。

民救团派齐德夫、王德恒、丁魁梅、袁竹林等一班干部,步行50里,到中和乡溪头王村调查研究,与群众一道寻求解决办法。进村后,他们分头进入每户甲长家了解农情,并宣传抗日救国的思想。当晚在王氏宗祠内,由保长出面召集村里的头面人物与一些思想比较活跃的青壮年研究讨论,成立了溪头王村互助会,并议定8条《溪头王农村互助会公约》。公约的主要内容为:18~35岁的青壮年的当兵早晚,当众抽签决定;轮到签号应征的壮丁家里的农活,包括耕种、收割、烧柴等重体力工作,由村里还没轮到签号的青年代做,村集体每年给代做青年适当的经济补助;谁轮到签号应征,谁就可以得到由村里拿出的20块银元作为安家费等。

以溪头王村8条公约为基础,又综合考虑到各保各村的经济差异,县政府修订出了一份普遍适用的《天台县优待出征军人家属暂行条例》。根据民救团的建议,县政府抽调各科室机关人员,分成6组配合民救团员下乡进村宣传,贯彻《条例》精神。在乡保长的支持下,顺利完成了征兵任务,一度闹得沸沸扬扬的甲长被征事件终于得以平息。

众志成城,赤诚儿女共筑钢铁长城

在1937年11月12日上海失守后,浙江迅速成为了抗日前线。浙江省政府主席黄绍竑在共产党抗日统一战线思想的影响下,于1938年2月9日颁布了《浙江省战时政治纲领》,要求各县普遍成立战时政治工作队(以下简称“政工队”)。中共天台县委决定利用政工队这个合法组织作为掩护,让一批共产党员与民救团员加入政工队,县委书记齐德夫被任命为政工队总干事长,一度掌握了政工队的领导权,政工队二区队基本上由共产党员组成。县政府在政工队二区队的帮助下,以《天台县优待出征军人家属暂行条例》为基础,将条例修订为《天台县征兵优属单行法》,增加了按乡摊派征集兵员的内容。

1938年10月25日,齐德夫积劳成疾,为宣传抗战而猝死,年仅35岁。县长梁济康亲自参加了追悼会,并在悼词中深情地说:“我为失去一位并肩作战的战友而悲痛。”1939年夏天,定海失守,日寇逐步向沿海各县发起了进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刘英在中共浙江省第一次党代会上号召中共党员与全体浙江人民紧急行动起来,“协助政府和军队,加紧动员民众参加军队作战,以武装保卫沿海……必须积极动员群众参加军队”。为了响应省委的号召,解决天台的役政问题,8月上旬,中共天宁中心县委在县城的范氏祠堂召开了县委扩大会议,县委书记丁学渊在会上总结了天台役政的经验与教训,主张组建志愿兵营,将同为天台人的壮丁编在一个部队,让他们生活战斗在一起。与此同时,还制定了一份《天台县发动志愿兵入营办法》(初稿),其中规定了组织机构、征集总人数、各保基本数、入营对象、入营者优待条件以及目的意义、步骤程序、经费筹措、人力抽调等设想,以供梁济康参考。9月4日,在县政府大礼堂召开了全县各区办事处主任、乡镇长、征兵协会主任会议。梁济康在会上正式提出发动志愿兵入营,依照三三制建制,动员1290名志愿兵入伍,入营日期定在10月4日—10日,并成立了“天台志愿兵团”。

宣传发动是此次入营工作的关键。中共天宁中心县委通过政工队编好的《宣传纲要》,选择在当地乡保长比较开明的灵溪和霞峤两村开展试点工作。他们采用张贴标语、书写口号、印刷图文、在群众集会上作报告、搭台演出文明戏与活报剧等方式进行宣传。政工队还用天台方言编了一首歌谣:“天上星,地下冰,娘妗半夜起来烧点心,吃饱点心去当兵。当兵打甚人?打日本兵。日本强盗抢我东西杀我人,不打走日本不太平。”

试点工作取得胜利后,县政府成立了以政工队为骨干的包括社会军事训练总队所属的督练员、教练员与妇女宣传队员、战时妇女服务团员在内的庞大宣传队,带上《宣传纲要》与《告民众书》等宣传资料,下乡入村进行宣传。每到一地,政工队中的共产党员都要先以组织名义召开党支部会,动员适龄的中签党员率先报名。党员树立的榜样作用是巨大的,藤桥村党员徐孝人带头报名后,许多持观望态度的壮丁疑虑顿消,立刻踊跃报名。

经过半个月的宣传发动,到9月底,原计划动员中签壮丁入营人数1290人,结果报名人数却达到了1714名,超出原定计划424名,出现了徐敬解等138名独子主动请缨、蒋其地等18对兄弟争先服役、已非适龄青年的王绍相与王季友父子同时入营,以及165名签号外纯粹志愿兵集体从戎报国的盛况。

县政府高度重视志愿兵的欢送工作,为此还专门成立了“天台县各界欢送志愿兵团出征筹备处”与天台志愿兵团本部。城区到处张贴着红红绿绿的欢迎标语,每爿商店彩旗飘飘,几间较大的商店外挑起了一长串鞭炮,噼噼啪啪爆着火花,县政府墙脚下的军乐队,遥见一队志愿兵来到,便立即高奏军乐相迎,两行军警立正敬礼致意,整个城区都洋溢着热烈的气氛。10月10日下午,在大门外的操场上隆重举行了“欢送天台志愿兵团出征大会”。县政府兵役科科长张炳光担任欢送司仪,浙江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邢震南任检阅长官,陪同参检的还有县长梁济康、军政部第22补训处第3团团长吴祖谟、临海团管区司令萧猷然的代表薛公辅等。县妇女会会长阎振玉女士代表全县各界向志愿兵团授团旗,县长梁济康代省政府主席致训辞,并讲述了发动志愿兵团的经过,全场掌声雷动。讲话结束,志愿兵与各界代表在操场上合影留念。青山静默,志愿兵军容整齐;天空澄澈,壮士们威武庄严。

受编制名额限制,军政部第22补训处难以将1714名志愿兵照单全收,只接收其中1353名体格条件较好的志愿兵。在补训处接收后,志愿兵继续留驻的十多天里,为鼓舞士气,激发爱国热情,各界欢送大会筹备处向志愿兵馈赠了手帕、毛巾、纪念章、麻布鞋、零用钱等礼物、礼金,政工队组织包括政工队剧团、大公中学剧团和育青中学高中部等在圣人庙为志愿兵演出了《卢沟桥》《上战场》《杀日寇》等剧目。县政府还举行了3000人的提灯大游行活动,规模空前,万人空巷。

将士出征,拥军优属共建后方家园

志愿兵团出征后,为提高征属的社会地位,稳定前方将士的情绪,增强全民抗战的氛围,拥军优属就成了县政府的工作重点。1940年的春节,县政府组织了庞大的慰问团,县长梁济康亲任慰问团团长,政工队二区队的共产党员张子敬任副团长,共产党员徐道荔任调查组组长。慰问团冒着严寒顶着大雪,每到一处都要举行征属恳谈会、调查会,检查各乡镇拥军优属条例落实情况,倾听征属疾苦,及时解决困难,并进行歌舞剧演出、发放慰问金。在道南乡公所开座谈会的时候,发现有个事务员劣迹斑斑,借发放安家费之机,克扣征属经费,侮辱征属女眷,梁济康当场将其撤职,并予扣押处理。为提高征属生产自救能力,改善征属日常生活条件,县政府在一些地方创办了草帽传习所与箬帽厂,吸引征属参加。中共天台县委倾全力支持拥军优属工作,特派政工队员兼党员的邱荷花等人在城关观音堂创办了妇女工业生产合作社,一度产销两旺,周围的女征属纷纷来社参加生产。

天台县组建抗日志愿兵团出征,是当时震惊浙江、闻名全国的爱国壮举。民国时期出版的《东南日报》,曾对天台抗日志愿兵团进行过长篇连续报道。全县有25名乡镇长、194名保长因积极动员参军而立功受奖。天台县也因此在1939年被评为“浙江省征兵模范县”。在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天台县的人民群众用行动响应了祖国的号召,从军报国,保卫家乡,可歌可泣,气壮山河!

 作者单位:浙江省天台县档案局

文章来源:http://www.chinaarchives.cn/2017/0830/117351.shtml